【食有鱼】就是要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──阿里山咖啡

就是要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──阿里山咖啡

【食有鱼】就是要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──阿里山咖啡

阿里山的冰咖啡,现在算得上是世界极品咖啡了。

来到嘉义不嚐一杯阿里山咖啡,就像到云林错过古坑、到台南错过东山咖啡那般的入宝山空手而返。

有位日本人伊藤笃臣在二○一二年提着三只皮箱、一百万日圆来到台湾,寻找他的阿里山咖啡梦。伊藤从前曾在日本的「星巴克咖啡」担任店长,但他未尝见过咖啡园。全球咖啡生长的最适环境就在北回或南回归线与赤道上,伊藤听说最近日本的咖啡园在台湾,于是二○○八年就跑到阿里山来了。初嚐浅焙的阿里山咖啡,留下了喝起来带点柠檬红茶、凤梨味的印象回去,自此心中澎湃不已,终于举家迁徙台湾,学做起阿里山咖啡来了。

二○一三年后,由于伊藤的努力不懈,他的Alisan Project逐渐将阿里山咖啡推广出去,行销多国,嘉义阿里山的天然环境证明也能孕育出咖啡中的极品。

其实,日治时期日本人就在云嘉南地区开始试产咖啡。一九四一年古坑乡华山地区荷苞山的咖啡种植面积广达七十五公顷,全盛时期有「远东第一大咖啡工厂」之称。不过当时战事渐趋紧张,许多咖啡园在终战后任其荒废,竟成了野生树种。

日本人离开后,嘉义仍保有一些老树,且是土法炼钢的烘焙法。嘉义市政府文化局出版的《诸罗文化誌》记载,东区鹿寮里有位邱云耕先生,曾在日治时期的嘉义咖啡农场担任监工,偶尔自製咖啡,乃大火烧灶来炒豆,炒到将香气逼出,然后再用铁杵擣碎,全程彷若客家擂茶,当然和现代穷其研、极其精的技术大异其趣。

细节决定风格,现在嘉义阿里山咖啡豆製程无微不至,甚至与台大、嘉大农试所等合作,在海拔一千两百公尺的卓武山茶山村上,採自然农法栽种阿拉比卡的铁比卡种(Typica)咖啡树。霜害少且豆子变红的转糖时间久,自然更为香甜,也吸引年轻一代积极投入新兴的阿里山咖啡研发与行销这一行。

嘉义是座适合款款行、蠕蠕趖的城市。我经常遇见蒐罗极品茶叶的行家,坐下来喝茶品茗就是一下午,没人在乎有无下一个预定的行程。只恨品茶对我来说乃「杜猴损五穀」[tōo-kâu sún ngóo-kok],浪费珍材罢了。倒是喝咖啡我还算是能嚐得出名堂来,反正随兴慢慢来,市街巷弄里缓缓挑。桃城有很多喝得到阿里山咖啡的店家,一日于在地饕家的引领下,来到了这家拿下「台湾精品咖啡豆评鉴」全国标準水洗组头等奖的「卓武咖啡」店,果然喝出了些许门道,每回来冰、热各点一杯,整暇以待,就是要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啦。

台湾精品咖啡豆头等奖的嘉义卓武咖啡

店家资讯:

Alisan Project

网址:Alisanproject.com

FB:Alisanproject

卓武咖啡

嘉义市西区民生北路一九四号

(05)222-5896

数位编辑整理:陈怡琳

相关推荐